•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    歡迎您訪問本站!

    母親的手

    我手寫我心| 2016-06-16 | 閱讀次數: 118

    紅谷灘新區鳳凰學校  曾水紅

       我的母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,黝黑的皮膚,五十多歲就灰白的頭發,而現在,我最想念的和最不忍直視的,乃是母親的手。

       小時候,為了讓生活不那么艱難,母親可謂是想盡了法子:外出打工,做小販,自己創業?墒,由于各種原因,這些嘗試最后都以失敗告終,生活也最終還是沒有任何起色,唯一剩下的就是激起了貧苦生活中的一絲漣漪。

       可能是孩童的原因吧,即使是在那樣的日子里,我也能享受到些許快樂,這些快樂,現在想想,都源自母親。

       那時候,最喜歡的是家里來客人的時候,不僅僅是因為熱鬧,更因為每到這種時候,母親就跟會魔術似的,總能變出好多好吃的來,讓我們美美的吃上一頓。

       除此之外,我就眼巴巴地盼著過年過節了,尤其期待的是每年的新年。母親總會給我們姐弟仨買新衣服,大年初一從頭到腳,從里到外都是嶄新的衣服,感覺新的一年充滿了新的希望。不僅衣服是新的,連牙刷、毛巾也是新的。廚房,房間也是煥然一新,桌子、椅子等被刷洗出了木頭的原色,墻上雪白的,玻璃燈罩也是亮晶晶的,總之一句話,人從頭到腳是神清氣爽,物從里到外是干凈整潔。當然,過新年,最難忘的還是母親從臘月就開始準備的吃食。

        腌豬肉。肥瘦相間的五花肉,抹上白花花的鹽,經過歲月的烘干,顏色由鮮紅變成了暗紅,隨便炒什么菜,都能讓這道菜成為桌上最早吃光的那一道菜。

        凍米糖。稻米,經過高溫烘烤,紅糖和麥芽糖,放在一起熬練,最后將所有材料混合在一起,攪拌,碾壓,切片,香脆、甜美的凍米糖就出爐了。

        還有腌咸菜,蘿卜腐乳丸,炒花生······所有這些都是母親親手制作的,現在很難再吃到了。

        也正是因為這些事情,母親的手一到冬天就會皸裂。一道一道的口子,邊緣是早已結痂了的,只有最里面的鮮紅的肉露出來,一干重活,那鮮紅的肉就會不斷滲出血來,洗衣服的時候,清冷的水中就有絲絲血絲飄來飄去。那個時候看到鮮紅的血,心里想這應該會很痛吧,F在,偶爾不小心手上蹭破了點皮,洗衣做飯時一沾水就會有一種刺痛,想想母親每到冬天,那一道道的裂口該是有多痛呀。

        這就是我的母親——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。她用自己的雙手把自己簡陋的家變成溫暖的港灣,用自己的雙手養活了和教育了下一代,這雙手也由原來的纖纖細手變成了現在的長滿繭子的糙手。



    上一篇: 家鄉的贛江 下一篇: “八一”精神永存心中